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第三十九回 郡主忆初夜

古典武侠   2021-04-08   加入收藏夹

  张无忌和杨逍、韦一笑回到了他们住宿的小客栈,商讨如何救人,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第二天,张无忌呆在自己的房间休息,突然发现窗外有人,连忙追了出去,那人轻功很好,见自己被发现就立刻逃走。

  大约追了十几里地,已经出了城外,那里是一片树林,那人就停了下来,向张无忌出招,原来他就是赵敏身边的那个苦头陀。

  张无忌从容应对,几个回合下来,苦头陀已稍逊一筹,这时杨逍和韦一笑也赶了过来,他们见教主应付得过来,便没有插手。

  突然,苦头陀停了下来,跪在地上说道:“明教光明右使范遥参见教主!”

  张无忌听到这话又惊又喜,他也没见过范遥,所以不敢确认,杨逍盒饭要是多年的交情,上前一看,发现果然是范遥,不过他当年那张俊秀的脸已经被划得稀巴烂,早已毁容。

  杨逍连忙将范遥扶起,询问他的情况。

  原来,当年明教教主阳顶天突然失踪,教内混乱纷争,范遥不愿搅进去,便悄然离开。但他在中原发现了一个大秘密,成昆投靠了朝廷的汝阳王,企图对明教不利,还想搅乱武林,于是他便自毁容貌,好让别人认不出她,他也混入汝阳王府,在那里潜了多年,打听消息,上次在少林寺将铜像翻过的也是他,这次是赵敏让他来打探张无忌的下落,他也想顺便试试这个年轻的新教主到底如何。三人听说了范遥的悲惨遭遇,不禁为他惋惜,见他为了明教自毁容貌、寄人篱下,都觉得他实在是做出了太大的牺牲,这种精神是在可歌可泣。

  张无忌便问道:“那个赵敏和汝阳王是什么关系?”

  范遥一笑说道:“大概各位也能猜出一二,他就是汝阳王的小女儿敏敏特穆尔,也就是郡主,赵敏是她自己起得的汉族名字。”

  杨逍又问:“那六大派是中了什么毒?”

  范遥回答道:“那是‘十香软筋散’,无色无香,药性一发作,登时全身筋骨酸软,过得数日后,虽能行动如常,内力却已半点发挥不出,那解药分别由玄冥二老看管,要配到一起才能发挥作用。”

  韦一笑便问范遥:“那你想到什么解救的方法没有?”

  范遥想了想说:“鹿杖客好色,鹤笔翁好酒,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我去邀鹤笔翁喝酒,你们去找个美人给鹿杖客送到房内,我把鹤笔翁灌嘴,偷他的解药,你们趁那鹿杖客脱去衣服、注意力不集中时,偷去他的解药,这样将解药配到一起就好了!”

  众人无不称妙计,便准备当晚就行动。

  但范遥却说:“那不行,我来这里的另一个差事,就是赵敏今晚想邀约教主在城南悦来酒家喝酒,如果教主不去,她会生疑,所以就将行动放在明晚,顺便先联络一些明教弟兄,毕竟救人是大事,光靠我们几个是不行的!”

  张无忌听说赵敏晚上邀请她喝酒,便问范遥到底是什么事。

  范遥笑着说:“那姑娘看上教主你了,你放心的去吧,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她是想和教主好,还想拉教主归顺朝廷,这样她就一举两得了,教主可不要中了她的美人计呀!”

  张无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连忙把话题岔开。

  当晚,张无忌如约赶到了城南悦来酒家,赵敏已经在里边等他了,小酒店内空无一人,好几坛酒放在地上,桌子上有几样小菜。

  赵敏见他来了,微微一笑说道:“张教主可真守时呀!”

  张无忌坐了下来,也调侃道:“我可是舍命陪美人!”

  赵敏乐得笑出声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油腔滑调了?”

  张无忌无奈地说:“这还不都是跟你学的呀!”

  赵敏为他斟满酒,两人便喝了起来。

  不一会儿,赵敏的脸上已经泛出了红晕,她对张无忌开始说了起来:“张无忌,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来这吗?”

  张无忌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赵敏接着说:“你知道吗?我爹就是汝阳网,我是敏敏郡主。我爹现在要我成亲,让我嫁给平南王小王爷!”

  张无忌听到这话,心头一震,怎么和自己接近的女人都要嫁人了。

  赵敏看着张无忌又说:“那个混蛋就是当年夺我贞操的可恶家伙,他比我大四岁,长得又矮又胖,丑陋极了,我讨厌死他了,我才不愿意嫁给他,但我爹已经答应他了,他父亲有权有势,我爹这是在攀附权势!”

  张无忌听到赵敏显然对那小王爷很是不满,听到她的描述,也觉得赵敏嫁给那人实在是太委屈了,便说:“那就想想办法不嫁给他。”

  赵敏苦笑着说:“不嫁给他?我有什么办法。现在到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张无忌便问:“是什么呀?我能帮上忙的尽量帮助你!我还答应过你三件事呢!”

  赵敏便说:“你娶了我,然后带领明教皈依朝廷,我爹立下大功后,自然在皇上面前说话底气也足些,也不用再惧畏那平南网,我嫁给了你后,那小王爷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不过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会答应我,你肯定嫌我不是处女、嫌我是个骚货,就看着我往火坑里跳。”

  张无忌连忙说道:“那些我都不介意,真的!我不是不愿娶你,只不过要我出卖明教,那是万万不可的,朝廷残害百姓,汉族人受尽屈辱和压迫,我怎能做出那等大义不道之事!”

  赵敏脸上稍有不悦,她说道:“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摆出什么民族大义之类的话,这话我不爱听!”她又转声说道:“那你想听听我的过去吗?”

  张无忌也很向深入了解赵敏,便点点头,听她娓娓道来。

  赵敏回忆起她的少女时代,那时候她才十六岁,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小姑娘,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对未来充满着梦幻般的想象,常常幻想着心中的白马王子。

  但这一切被都一个可怕的下午给破坏了。

  平南王小王爷经常跟他父亲来到汝阳王府,所以经常见到赵敏,赵敏对他的印象很不好,他不但长得丑,而且很坏,小时候经常欺负她。而那小王爷二十岁,杖着父亲的权势,已经玩了不少女人,还经常出入风月场所。但赵敏却令他很是动心,尤其是她十六岁的时候身体已经发育的玲珑有致,加上她长得那么漂亮,他早对她心怀不轨。

  这天汝阳王陪同皇上去东郊皇家林场狩猎,赵敏坐在自己的闺房里朝窗外望着发呆。那小王爷来到汝阳王府,由于他是常客,再加上他爹是平南王,所以也没人敢拦住她,他便径直闯进了内院赵敏的闺房。

  当时屋内还有一个小丫鬟,她看到有人闯进来,便说道:“你是谁呀?怎么闯到我们小姐的房子里来了?”

  那小王爷看到赵敏在房内,不禁一阵淫笑,说道:“敏敏,我来看你来了!”

  说完便将赵敏闺房的门管好,朝她走来。

  赵敏一看情形不对,连忙呼叫道:“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你赶快出去,不然我就叫人了!”

  那小王爷才不管这些呢,他慢慢逼近了赵敏,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便在赵敏那可人的小脸蛋上胡乱地亲吻起来。

  赵敏那个时候也没练什么象样的武功,也没有那小王爷的力气大,所以被他抱得死死的,挣脱不开,她连忙对小丫鬟说:“小云,赶快跑出去叫人!”

  小云连忙向外跑去,正想打开门,那小王爷赶了过来,一把将她拉倒在地,恶狠狠地在她的身上踩了几脚,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给我老实呆着,再乱跑我弄死你!”

  说完,将她的身体拖着拉到床边,用一段绳子将小云绑在床脚,又找了一块布将她的嘴堵上。

  赵敏吓呆了,顿时也六神无主,忘记了逃跑和叫喊,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等她回过神来,小王爷已经转身朝她走来。

  她吓得大声呼叫起来,但被小王爷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那小王爷一边捂着她的嘴,一边说道:“你个小婊子,叫什么叫,告诉你吧,我今天来就是玩你来了,来给你开苞,让你尝尝我的鸡巴的滋味!”

  赵敏被他捂住了口鼻,不但说不出话,而且连呼吸都很困难,她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四肢无力地乱舞着。

  这丝毫不能阻止小王爷的进一步行动,他将他那肥胖的身体压在赵敏身上,双手在她的身上乱摸起来。

  赵敏那瘦弱的身躯那里经受得起这样的重物,她感到自己快要被压扁了。

  那小王爷感到赵敏那丰满的双乳顶在自己的胸口,不断与自己的胸口厮磨着。

  他用手松开了赵敏那迷人的柔唇,只见她轻喘娇啼吐气如兰,他再也忍不住,将他的嘴印上了她柔软滑腻的唇,吸住她想闪避脱逃的香舌,啜着她口中的甜美的香津蜜液,贪婪地全部吞了下去。

  赵敏的嘴被小王爷吻住了,她连忙又奋力挣脱,但却无法摆脱,情急之中她便用牙齿狠狠地咬了一口那伸到自己嘴里的肥厚的舌头。

  小王爷没想到赵敏这么顽固,他的舌头被她咬出了血,痛得他连忙将舌头移开。

  赵敏摆脱了小王爷的嘴,拼命叫着:“不要!不要碰我--”她的身体如蛇般的扭动,伸腿蹬脚,想方设法挣脱小王爷的控制。

  小王爷被赵敏的这一番举动激怒了,他狠狠地扇了赵敏几个耳光,怒斥道:“你个臭婊子,竟敢咬本王,看我今天不好好地收拾你,说完,便开始去脱赵敏的裤子。

  赵敏那白嫩的脸庞被扇出了多道红印,她又痛又委屈,顿时忍不住哭了出来,从小被众星捧月,何曾受过如此待遇。

  那小王爷已经将赵敏的裤子脱了下来,只见她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一览无遗,大腿根部的薄纱透明亵裤已经被她的淫液浸得湿透,那阴户比同龄的少女显得更加凸起。

  赵敏那透明薄纱亵裤内湿淋淋的漆黑如丛阴毛,卷曲湿透的阴毛上闪亮着淫液的露珠,隐约看到乌黑丛中有一道粉红溪流,潺潺的淫液由粉红的肉缝中缓缓渗出,柔滑细腻的大腿内侧已被大量的淫液蜜汁弄得湿淋淋黏糊糊的。

  小王爷淫笑着说:“你真她妈的是个骚货,我刚亲了亲摸了摸你,你就流了这么多骚水,就这样还在我面前装清纯,你平常一定也很想男人吧!”

  说完,他便伸手探入赵敏的薄纱亵裤,触手毛茸茸湿腻腻的,令他不禁心荡神驰。他那中指划过她已经湿滑无比的粉红色肉缝。

  赵敏混身一颤,不自觉地扭动着,嘴里呻吟出声:“不要--我不要--你个大混蛋--快放开我--”

  那小王爷也不是笨蛋,怎么肯放开她,他的指尖探到了她柔滑阴唇上的阴核,她的阴核已经肿胀的硬如一粒小肉球,指尖不断地揉磨着沾满淫液的阴核。

  此时此刻,赵敏仰着荡漾而飞霞喷彩的俏脸,双眼迷茫,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嫩红的嘴唇,使人想去咬上一口,两排贝齿洁白整齐。她的身段苗条美好,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处子幽香,清秀无伦,诱人之极,乌黑的秀发衬托得她嫩滑的肌肤更加雪白。

  小王爷迫不及待地解开赵敏的上衣纽扣,质料轻薄的淡色肚兜如一层淡淡的烟雾,她那丰满诱人的乳房虽然被包裹着,但还是若隐若现的透出了几分。

  赵敏那绯红的俏脸上,还挂着泪珠,正带着几分羞涩、几分惊慌,她此刻已经没有丝毫力气反抗了,一来她怕小王爷打她,二来她的敏感地带被小王爷不断挑逗着,此刻她的少女的春心被不断撩拨着,早已身不由己。

  小王爷的手伸入赵敏的肚兜内,握住她跟她那弹性滑腻的娇乳,又拨开肚兜,露出她如凝脂般的乳房,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玉乳脱盈而出,那圣洁的嫩乳是如此娇挺柔滑,比他以前玩过的手感好多了。

  赵敏的双乳不断地晃动着,上面那两颗黄豆大小的蓓蕾微微上翘,嫣红玉润、艳光四射,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纤纤细腰和饱满酥胸有着鲜明的对比,盈盈不堪一握,玲珑曲凹有致。她那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雪白胴体半裸裎在小王爷眼前,那娇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颤巍巍丰满娇挺的雪白嫩乳,纤滑娇软的细腰,平滑雪白的小腹,优美修长的玉腿,无一处不散发着美感。小王爷将赵敏这足以令所有男性如痴如狂的美乳握在手中,那种饱满而酥软的感觉象电流一样通过掌心传到大脑,他用力将赵敏的双乳挤向中间,形成了一条深深的乳沟,而他的手指就在其中穿插。他用嘴含住了赵敏一侧的乳头,舌头拨弄着淡红色的乳晕,牙齿咬着小而精致的乳头,他想到自己刚才舌头被咬,此刻还怀恨在心,于是也狠狠地咬了一口赵敏的乳头。赵敏被小王爷舔着乳房,虽然说她心里极不愿意,但身体却感到一阵酥麻,只觉得浑身如同触电,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但突然那娇嫩异常的乳头被狠狠地咬了一口,痛得她大声惊叫。

  小王爷则得意地一手紧握着赵敏那蜜桃般的娇乳,挑逗着几乎半熟的红樱桃,另一手伸入她的亵裤,按在她娇嫩的神秘地带上。

  赵敏无力的呻吟着:“哦--你放手--不可以这样--”少女最敏感的部位被小王爷揉动着,赵敏全身颤抖抽搐着,一股淫水又涌出了她紧闭的粉红色肉缝。

  小王爷伸出手指轻挑一下她的肉缝,翻开柔滑的小阴唇,粉红的小穴内有一层粉嫩透明的薄膜,中间还有一个状如弯月型的小洞,她果然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

  赵敏柔软的躯体透红发烫,眼睛透出迷离的娇媚,双唇吐出阵阵芬芳,她那处最敏感的区域在他的魔掌下战栗着,使她不由得不由得紧咬贝齿,剧烈的喘息起来。

  小王爷感到手中处女乳房有着无比弹性,明显的可以感受到里边有一块柔滑的乳核,他被赵敏的雪白、颤动、柔软无比的双乳所沉醉,迅速地用一只手握住她一只美丽娇挺的雪白雪乳,用两根手指夹住那粒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乳头一阵揉搓。

  “嗯--啊--”一声迷乱羞涩地娇哼,赵敏芳心不由得又有点酥痒,呼吸又不由得急促起来,那一对娇小可爱的嫣红乳头又充血勃起,在美丽雪白的娇软玉乳顶端娇傲地硬挺起来。

  小王爷将赵敏娇软无力、一丝不挂的美丽的胴体紧紧地按倒在床上,然后脱光了他的衣服,将那肥胖的身子挤向赵敏身上,那粗短的手指捉着他的鸡巴就朝赵敏的阴户探去。

  赵敏的芳心像小鹿一样怦怦直跳,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抗了,静静地像一只柔顺温婉的雪白小羊羔一样,含羞楚楚、娇羞怯怯地缓缓平躺在床上,秀美的桃腮娇羞晕红,美眸含羞紧闭。

  小王爷将将她被淫水沾得湿透的大腿张开,他的龟头探向赵敏那沾满了淫液又湿又滑的阴唇上,龟头的前端已经陷入阴唇那紧窄入口。

  “啊--”赵敏从迷乱中惊觉,极力地想逃开他的鸡巴。

  小王爷并没有急着将龟头就深插进去,而是恣意地玩弄赵敏阴户周围,那龟头尽情地品味着赵敏小穴口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

  任凭赵敏如何绷紧了四肢奋力挣扎,也逃不开与龟头的亲密接触,干脆咬紧牙关,准备默默忍受接下来的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小王爷乘此时机,臀部用力一顶,火热的肉棒开始挤入阴户,只听到赵敏轻哼一声,那龟头已挤进了一道温润湿滑紧窄的肉缝中,他感受到处女小穴猛然地收缩,深深地夹了他的龟头一下,令他全身酥麻,那充血的龟头将赵敏紧窄的处女穴口撑开。他用手扶着那火热坚挺的大阳具,拨开她湿润滑腻的花瓣,挺动下体向她紧窄的处女小穴戳去。

  赵敏大力推拒叫着:“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求求你--我好痛--”

  小王爷并没有停下来,他今天就是来给她开苞的,他喜欢用暴虐的方法征服女性,听着她们撕心裂肺般的叫喊,看着她们痛楚不堪的表情,这样会让他感到男人特有的优势,以及自己对女人的绝对支配。

  他感到自己的龟头被她小穴里的嫩肉如婴儿嘴般不停的收缩吸吮,同时小穴深处涌出了一股温热的液体,被他的大龟头挡着无法渗出,那股热流将龟头烫的酥麻无比。他将龟头向她的处女膜挺进,只感觉龟头的肉冠越深入,被夹得越紧,当龟头顶到一层薄薄的肉膜时,他知道那就是处女膜,

  正当小王爷想挺腰将她的处女膜捅破之时,赵敏突然扭腰,将肉棒整个挣脱,由于那小穴异常紧,加上淫水的润滑,他的鸡巴竟然从阴户中滑落出来。

  赵敏满脸通红,喘着粗气说:“放开我--哎呀--不要这样--我爹回来我要向他告状!”

  小王爷咧开嘴奸笑道:“你告诉你爹,行呀!你爹如果知道了你已经失身于我,正好把你嫁给我,我以后就可以天天操你了,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说完,他便将硬挺的龟头再次贴近赵敏娇嫩的大阴唇摩擦了一阵,不等她的小穴做好准备就迫不及待的直插了进去。粗大的龟头刚刚插入小穴口,他已经感觉到下体一阵的冲动,那神秘的小穴温暖而狭窄,显然从未接受过异性的开垦,肉棒的前进很快就遇到了阻力。小王爷将身体朝下压去,挺起肉棒向前猛的一用力,强行撑开了赵敏柔软的小穴。

  “啊--”随着赵敏一声凄艳娇婉的呻吟,那肉棒已经冲破了赵敏的处女膜,接着一丝温热鲜红的处女血从肉棒与小穴之间渗了出来。

  小王爷终于捅破了赵敏娇小紧窄的小穴中那象征着贞洁的柔嫩处女膜,他接着狠狠地深深顶入那娇小的小穴深处,顶到了少女的花心。

  赵敏觉得下体向被撕裂一般,那小穴犹如被人用烧红的铁棍捅裂班疼痛,她忍不住失声嘶叫,豆大的泪珠挂满了俏丽的脸庞。但随着她的小穴不断地无规律地收缩着,她又感到自己的芳心轻颤,感受着少女的私密处传来的奇怪的感觉,一阵娇酥麻痒般的痉挛中,处女穴中那稚嫩娇软的羞涩嫩肉与那插入小穴最深处的滚烫龟头紧紧贴在一起。

  小王爷一下又一下地不断狠插猛抽,令赵敏连连娇喘。他一边抽送一边用龟头研磨挤压小穴内的黏膜,粉红色的嫩肉在不断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淫液。随着他无情的挤压和有节律的上下抽送,大量分泌的淫液混合着处女血从小穴口不断流出,慢慢滴到了床上。

  赵敏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紧小腹,滚烫骚痒的阴道皱壁紧紧地夹着那粗大肉棒,将那龟头深深地吸了进去。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受到她的意识的控制了,她虽然内心很是讨厌这个强奸她的小王爷,他强行夺取了她的贞操,但她的身体和她的小穴却毫不拒绝他的玩弄和肉棒,被他挑逗得很是需要他的慰籍。小王爷也深谙女人的需要,他的肉棒越来越狠地在赵敏窄小的嫩穴内抽插,少女那娇小紧窄的小穴被他插的也越来越火热滚烫、淫滑湿润,嫩滑的阴道皱壁在肉棒的反复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

  赵敏双眸微闭、柳眉轻皱,樱唇略张地娇啼声声,发出了一阵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声:“嗯--啊--嗯--哦--哎呀--噢--”那呻吟声越来越大,春意撩人,一幅难捺舒畅又混杂着痛苦的甜美迷人的娇态。只见她迷乱地用手猛抓住他的后背,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那十根修长的纤指与小王爷那黝黑的肥厚的身体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小王爷终于感到小穴内一阵猛烈地收缩,再也忍不住将大量粘稠的精液急喷而出,滚烫的精液立刻射进了赵敏的小穴深处,溢满了肉棒和爱穴之间的空隙,然后缓缓的流到赵敏的双股间。

  “啊--啊--”赵敏抖动着全身,她在不停地喘息,小穴在不断地收缩。

  小王爷将肉棒从阴户中抽出,那剩余的几滴精液赛在了她的小腹上,他将整个身体沉沉地压在赵敏的身上。

  赵敏已精疲力竭,全身的肌肉敏感地痉挛,她似乎忍受不了小王爷那肥重的身体,便用力扭动一下身体,将他从自己身上甩了下来,身体无力的瘫软在床上,眼泪刷刷地流着。

  那小王爷不去怜香惜玉,又看到了地上的丫鬟小云长得也蛮俏丽的,于是便给她松绑,把她也拉到床上来,脱光了她的衣服,便要在赵敏的面前干那小丫鬟。

  赵敏愤怒地骂道:“你个禽兽,你欺负了我,现在又欺负小云,你还是不是人呀!她才十四岁。”

  小王爷一声淫笑,说道:“她是你的呀还,将来你嫁给我后,她也会一并过来,反正他迟早都要被我干,不如现在就让她尝尝男人鸡巴的滋味,我也顺便尝尝嫩穴的滋味。哈哈,你不想让我干她,不会是现在开始就已经吃醋了吧!”

  赵敏说不过她,只好缩在床头的一角,闭上双眼,她不忍心看到小云被这禽兽侮辱。

  那小王爷脱光了小云的衣服,捉着自己的鸡巴便要干她,但那肉棒此刻已没有了生气,他便从衣服口袋中取出一瓶药,涂抹了一些在龟头上,那肉棒便很快硬了起来。他将赵敏的阴户口残余的淫水抹了一些到小云的那无毛的阴户,便将肉棒往那小穴插去。

  小云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她的小穴还未发育成熟,也没有充分润滑,所以这好比在她身上开了一个大口子,令她顿时昏了过去。

  那小王爷很是残忍,他见小云被干昏了,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插得更猛烈了,小云的阴户流出了许多血,那不光是处女膜上的血,还有小穴内的血管爆裂流出的鲜血。他竟然将这鲜血当作是小穴的润滑,在血泊中抽插着他的鸡巴。

  赵敏实在看不去了,便对小王爷说她愿意替小云。那小王爷很是聪明,便要她用嘴给自己舔。为了小云,赵敏只好屈辱地答应了。小王爷便将那根沾满鲜血的肉棒塞进了赵敏的嘴里,赵敏为了讨好小王爷,只好听从他的吩咐,用舌头舔了起来,并用嘴套弄,她的眼泪不禁再次流了下来。

  那小王爷哪里有什么信用,他的肉棒在赵敏的嘴里插了一会儿,见那小云渐渐苏醒了,便将肉棒从赵敏嘴里抽了出来,又再次插入了小云的小穴中去。

  这一次,小云是半清醒地被小王爷干,疼的她嘶叫着、痛哭着,小王爷却得意地在她的小嫩穴中猛干。

  就这样,赵敏和她的小丫鬟就被小王爷夺取了少女的贞操,她们没敢将这事告诉外人,因为这毕竟是难以启齿的丑事,赵敏也没敢给她爹告状,她怕她爹知道自己失身于小王爷,反而将她嫁给他。